中国太阳能网 - 中国太阳能网,太阳能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国内动态 | 国际动态 | 新品·专利 | 市场观察 | 企业动态 | 技术交流 | 太阳能建筑 | 访谈 | 热水工程 | 科普知识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行业资讯 > 太阳能大省为何“冷落”第二轮家电下乡

太阳能大省为何“冷落”第二轮家电下乡

信息来源:nooeoo.com  时间:2010-02-02  浏览次数:461

  1月26日,全国第二轮太阳能家电下乡开标仪式在北京美泉宫大酒店隆重举行,来自全国的186家太阳能热水器品牌参加了开标仪式。在这186家企业中,我们发现浙江有66家企业参与竞标,占竞标企业总数的35.48%;江苏有34家企业参与竞标,占竞标企业总数的18.28%;云南和山东均有16家企业参与竞标,均占竞标企业总素的8.6%;安徽有12家企业参与竞标,占竞标企业总数的6.45%;北京、四川均有8家企业参与竞标,河南、广东均有6家企业参与竞标,其他省份共有8家企业参与竞标,合计占竞标企业总数的19.35%。
  浙江:浙江一佳、海宁凯顿、海宁市欧派日能、海宁康诺、海宁暖能、海宁三能、浙江日丽、海宁家能、嘉兴家乐福、浙江爱邦、海宁光泰、嘉兴新喜多、嘉兴全球福、浙江申迪、浙江宇迪、杭州圣大、海宁赛康、浙江顺时达、海宁四季豪门、海宁市奇瑞特、海宁金都、浙江省永康奔煌、嘉兴正邦、海宁金顶、浙江同欣、嘉兴吉阳、海盐欧易、嘉兴先超厨卫、嘉兴好太太、嘉兴皇能、海宁四季旺、海宁日日喜、浙江纽富兰、杭州真心热能、海宁恒济、海宁美克斯、嘉兴立成四千年轻、浙江蜜雪儿、海宁全家乐、浙江嘉兴节能电器、海宁太阳村、浙江虎王、嘉兴天堂雨、浙江英特玛、帅康、浙江天仕乐、海宁光照、海宁宝阳、浙江远东、海宁热神、海宁娇阳、嘉兴西塞罗、海宁向利、嘉兴格迪、杭州天霸、杭州金比得、浙江太阳升、海宁市盛大、海宁豪康、海盐帝冠、浙江英科、杭州高达、嘉兴奥华、嘉兴名王、海宁家热福、嘉兴市万家热;
  江苏:淮安天赐缘、江苏日河、亿家缘、江苏浴普、江苏帝业、无锡环特、江苏七彩、江苏桑力、常州市龙泉、苏州阳光四季、江苏富源、江苏辉映、连云港三金水利、江苏力源、常州博士、江苏晓红、淮安鼎盛、常州市兴旺、江苏缘一世、江苏浴歌、江苏世纪阳光、江苏奥力星、江苏虹宇、无锡市百佳、无锡阳源、扬州三超、江苏京科、南通阳明、江苏皇鹰、常州盛来、江苏光普太阳能、江苏佳好、无锡航大光电、江苏灵创;
  云南:玉溪兴红、昆明天天沐歌、云南同乐、云南精纳米、云南清大、昆明顶好、昆明美星、云南滇虹、云南火鹰、昆明皇宏、昆明和昊科、云南英科玛、云南好日子、云南美乐福、昆明现代阳光、云南中建博能;
  山东:福德、淄博瑞普热能、泰安天马、泰安清华紫光、山东沐阳、济南志臻、临沂杏花雨、青岛春雷、山东阳光博士、济南千亿、潍坊市清大爱意、日照市金典巨能、山东金丰巨能、山东乐天、山东华能阳光、微山县南海不锈钢;
  安徽:滁州新扬、芜湖双翼机电、蚌埠人人家、安徽省烽火、安徽省郁金香、马鞍山贝斯特、合肥天明、合肥邦元电器、芜湖市晨曦、安徽省安庆皇祖、芜湖万里达、德威尔新能源;
  北京:索阳、北京阳翼九天、北京强进、北京中科天泉、北京昊晨金日、北京鸿图高科伟业、北京环普阳光、北京爱家阳光;
  四川:成都创热、成都昱成、四川天煌、四川顶集、绵阳市蜀旺、广安市超臣、四川省奥宁、乐山航大星光新能源;
  湖北:襄樊旭威、湖北天歌、湖北金威、武汉索星、宜昌三峡、湖北元首科技、
  河南:郑州商城热能、郑州圣普、商丘新科、郑州及时雨、许昌许继美之郎、郑州汇兴农业;
  广东:广州万宝、广东万和、广东美满、广州恒德、广东粤佳、中山市步升;
  其它:河北东光县天圆阳光、唐山顶热;上海同建师科、上海力邦、辽宁沈阳百乐、沈阳热龙;贵州绿卡能;江西清华阳丹。
  我们知道,在中国太阳能行业,有这样一句流传甚广的话“世界太阳能看中国,中国太阳能看山东”,的确,山东是中国太阳能品牌最集中的地方,也是中国太阳能企业聚居地,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有大大小小的太阳能品牌上万个,而山东就有成百上千个。可是在这次第二轮太阳能下乡投标中,山东的竞标企业明显少于同是太阳能大省的浙江、江苏二省,比浙江少近18个点,比江苏少近10个点。
  为何山东未参与第一轮家电下乡的众多太阳能企业对第二轮家电下乡“不感冒”呢?为什么太阳能大省山东的太阳能企业参与竞标的热情不算高?带着这个问题,笔者电话采访了一些企业,找到了一些谜底。
  企业声音一:第一轮家电下乡,山东有十几家企业中标,而经过近一年的运作,除几个大品牌外,有些中小品牌市场运作并不理想,根据去年的一些统计资料显示,有些企业1个月下来家电下乡产品才卖几十台甚至十几台,这大大挫伤了未中标和未参与第一轮家电下乡企业参与第二轮家电下乡的积极性,所以我们这次还是没有参与。
  企业声音二:皇明老大哥曾说“太阳能下乡应设最低限价”。那么这个最低限价到底是所少?皇明在市场上价格最低的产品也有2000多元,而市场上许多中小品牌零售价1000多元的居多,如果最低限价以皇明为标准的话,我们这些中小企业怎么生存?另外,桑乐老大哥曾说“桑乐早已经进入了农村市场,太阳能下乡对桑乐可能算不上是一个好消息”。这些言论使我们对太阳能下乡捉摸不定,不知是投好还是不投好,由于不决之际,投标已经过去了。
  企业声音三:我给你算笔账吧,家电下乡产品检验一款就万把块钱,如果投十几款光检测费就十几万,投标过程中还要交5万投标保证金,中标后还要交30万市场保证金,再加上其他不可预见性费用,这一来就四五十万进去了,我们企业小,这些钱多少台太阳能才能挣回来呢?
  以上三种声音代表了三类企业,尤以第三类企业最多,怕化了这个钱收不回来。其实这些企业只算了小账,而真正中标后,带来的收益何止几十万?并且,中标后的品牌影响力的无形效果怎能用几十万来核算?
  另外,据了解,从第一轮家电下乡启动时,江浙一些政府部门就专门协助企业办理家电下乡中标事宜,真正把政府的服务职能发挥出来。这不由地使我想起今年10月份我在山东某地调研市场时,一太阳能企业正在平整新建厂房地基而地方税务部门一帮人却要去收税的情景。厂房还没建起来,更不用说投产,税务部门却去收税,真让人哭笑不得。
  从中国驰名商标到明星代言再到家电下乡,浙商、苏商的大手笔可见一斑。鲁商,你们的思想是否应超前一些?鲁商应该向浙商、苏商学习些什么?太阳能大省山东难道真对家电下乡不屑一顾?值得深思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太阳能网证实,仅供您参考